BACKES & STRAUSS歷史與文化的承載者立於1789年的Backes & Strauss被公認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鑽石商。Backes & Strauss的鑽石經過篩選、切割、拋光和鑲嵌等工藝,道道精湛,並讓那些非凡的鑽石綻放著異常璀璨的光芒。近年來,Backes & Strauss將自己精湛的工藝應用到腕錶領域,再現其至臻完美的尊貴品味。近日,總裁 Vartkess Knadjian先生在接受本刊記者的採訪時說,歷史和文化的傳承是這個品牌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,他同時強調:「Backes & Strauss的倫敦旗艦店作為品牌的樞紐,向來自世界各地的客戶展現品牌的魅力。」



您是如何走進鑽石鐘錶這一行業的?


我父親是製錶匠。週六不上學的時候,我們兄弟三人都要到父親的工作間裡去幫忙半天。那時候我們三人總會有一場「戰爭」,商量上午、下午和晚上的值班順序。工作間裡父親的椅子旁邊有一張高椅子,我們要坐在那裡看他修腕錶。從那個時候起,我對工藝就充滿了敬意,父親要把那些小零件組合在一起放回腕錶裡面的原位。父親總是留著鬍鬚。我記得有一次他工作的時候,一個小零件掉了,為了想找到它,我們幾乎翻遍地上所有的角落,最後還是沒找到。當我們晚上回家的時候,小零件掉到了他的湯碗裡,可見它是多麼細微的小零件。從那時起,我開始尊重工藝。從1976年開始我進入鑽石行業,那對我是完全陌生的領域。我去了安特衛普(Antwerp),當時那裡是主要的鑽石市場,我唯一學習的方法就是坐在那學習給鑽石分類。之後,我也不得不學習鑽石切割和打磨。提高這種技能的方法就是每天做,還要不斷的記住鑽石的顏色和純度。學習三四年後,才能學會如何鑒別鑽石,並且開始甄選鑽石。當時沒有實驗室會為你做色澤描述的報告,你需要自己做;也沒有價格表,你要自己去估價並去商議價格,40年前那是不同的世界。但我認為這些經歷都培養了我很多能力,為今天更好地製造鑽石腕錶打下基礎。


作為一個有著250年歷史的品牌的總裁,您的感受是甚麼?

責任太重大了,非常重大。當你回首那些歷史檔案的時候,你會沉思,這個品牌從1789年是如何走到了今天。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上,能夠像Backes & Strauss品牌一樣生生不息的原因就是不斷的創新,順應時代潮流的變化。當我們從珠寶界邁向高端腕錶界,我們可以選擇大規模地生產,但是我們選擇了花費大量的時間做高端腕錶,這一切不會瞬間發生的,我們是這個品牌的守護者。


很多腕錶商選擇在短的時間內大量生產,回報率很高,那種方式是否也吸引著您?

沒有。但我們也不得不找一個平衡點,既要做好生意,又要繼承傳統。我們的品牌是為那些非常特別的人服務,那些需要配戴獨一無二的腕錶的人。


您曾經提到最初的奢侈品來自工藝的超凡,請您分享一下如何定義「奢侈品」?

如果我購買商品,我會考慮商品的高價值和與眾不同的因素,我還想瞭解裡邊承載的工藝。如果選購腕錶,需要知道腕錶的製造工藝。我們曾製造一塊名為「帝王」的腕錶,錶盤和錶身總共鑲嵌了1,066顆鑽石。當我們問顧客這塊腕錶上有多少鑽石時,他們一般會說300或350,當被告知鑽石的數量時,他們臉上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:「怎麼能在這麼小的面積上鑲嵌那麼多鑽石?」當他們得知每一顆鑽石都是人工打磨和鑲嵌的,每一顆鑽石上有57個切割棱面,那麼整個腕錶上的鑽石一共有六萬個棱面。這個時候,顧客會明白工藝的真正涵義。


您願意和讀者分享品牌的獨到之處嗎?我認為歷史和文化的傳承是我們這個品牌值得驕傲之處,倫敦也見證了這些。我們從1814年在倫敦開店,直至今日打造了腕錶形象和品牌形象。除了工藝之外,還有品牌歷史和文化的傳承。我們不是一夜成名的腕錶製造商,我們和瑞士最具創新力的腕錶品牌Franck Mulle合作,給我們的品牌建立了很強的信譽。我們為客戶提供腕錶定製服務,這是小眾市場,客人比較低調。他們是非常成功的一群人,他們認可我們的工藝和權威認證,珍視腕錶的傳統價值。



品牌中很多腕錶的名字來自倫敦的街道,請問這有甚麼特殊的原因嗎?

我從2005年至2006年開始負責這個腕錶品牌的時候,與一些來自Franck Muller的設計師一起工作。


「讓我們開始設計吧」,但設計是讓人非常沮喪的職業。他們一直坐在那裡設計、設計,期待靈感火花的迸發。


最後,我覺得團隊需要呼吸倫敦的空氣,感受倫敦的氛圍。我的團隊就從日內瓦到倫敦來。在梅菲爾逛街、理髮店、聚餐、泡酒吧、遊博物館,盡情感受。最後我們不斷討論的話題就是攝政街(Regent Street)。生活在倫敦多年,我從來沒有這樣仔細地欣賞過這條街道,直到我的團隊的關注,我才發現了John Nash美麗的建築風格,最後我們說:「讓我們以此作為創作的源泉吧。」我們的第一個系列就是名為Regent Street的橢圓形腕錶。


對品牌而言,最重要的是甚麼呢?

品牌的獨特性、工藝、歷史和文化傳承;然後是腕錶質量,所需指標的完備;再後就是合理的價格。如果一個人想擁有這塊腕錶,那它就屬於他。它不需要人去推銷,這取決於品牌的聲譽。


您是用甚麼樣理念來對待外面紛繁的世界變化?

首先要坦誠面對自己做的事情,專注。在奢侈品的世界存在很多競爭,我們不得不保持高質量、完美的工藝和生產水準。有的時候這意味著我們不能保證接下所有的訂單。比如Concessions系列腕錶,我們每個月最多生產五枚腕錶。從目前的狀態來看,我還是傾向於保持。



如果中國客戶希望定製一款反映自己性格的腕錶,你們將如何處理?

完全創新一款腕錶需要些時間,但我們會去瞭解客戶,這是非常重要的起點。無論是要機械的複雜或鑽石的奪目,我們的專業團隊會與客戶配合共同探討設計,讓顧客挑選確認,感受即將真正打造的腕錶的風格和品味。然後我們進入正式的生產階段。一枚腕錶的製作時間取決於其工藝的複雜程度,可能六個月,也可能一年或者兩年。


如果顧客要求非常簡單,只是需要特殊的顏色,或者不同的鑽石組合,我們會很容易就做到。


 

地址:

BACKES & STRAUSS精品店

22 Grosvenor St,

London W1K 4QJ



Click here to 拜訪Backes & Strauss官網
Address  22 Grosvenor St, London W1K 4QJ